上海维权女车主:请特斯拉到事发路段实地测速

原创 Kbet365  2021-04-26 11:01 

大象新闻记者 张子琪 吴紫翼

4月19日,特斯拉女车主在上海车展上站车顶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引起广泛关注,随后被当地派出所处以行政拘留。

4月25日,上海车展女子“站车顶维权”事件发生一周后,大象新闻记者在酒店见到了车主张女士,在采访中,她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抱歉,并对特斯拉近日发布公告内的信息进行了质疑。

谈上海维权起因:“等不到回复”

从3月份开始,张女士就在她买车所在的特斯拉体验中心郑州中原福塔店反映车子的情况。张女士表示,那个时候每天去店里找工作人员解决问题,但是所有工作人员给她的回复都是,特斯拉体验中心中原福塔店是直营店,总部在上海,需要跟总部领导申请。

“一等再等,始终没有收到任何答复“,张女士表示从车子出事故到26日早上为止,没有任何特斯拉的工作人员主动和她联系。

张女士坦言,她当时以为自己直接来到总部找领导,或许可以面对面解决车子的问题。但是后来在车展现场找不到负责人,两个月情绪的积累下,就做出了冲动的事。

事后张女士对自己的行为也表示了抱歉,并称应该用合理合法合情方式解决问题。“我也为我的过激维权方式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拘留期间:特斯拉频发通报

从4月19日“车顶维权”起,特斯拉多次通过官方账号发布通告。张女士表示25日接收到外界信息以后,她对此前通告中的几个内容表示质疑。

对于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陶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车主曾索要高额赔偿”,这一说法,张女士不认同。她表示自己从没有提过赔偿金额,只是希望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要求特斯拉对这次事故作出合理的赔偿。“如果陶琳拿不出证据,就是对我的二次名誉伤害,我保留追究她法律责任的权利。”

特斯拉于4月22日,通过媒体公布了事发前60秒的行车数据。张女士表示,虽然自己收到了数据,但她认为这些数据并不是她所要求的车辆原始数据,“这个数据是不完善的”。其次,她认为特斯拉有必要给车主解释一下数据的出处,以及筛选原则。

在事故当天是否超速这一问题上,张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和家人在事故后在该路段做过多次实验。同时也希望特斯拉工作人员可以用店内的试驾车辆到事故现场做一次数据还原,“当天回程正赶上高峰期,那个路段两个红绿灯仅仅相隔500米,怎会开到118km/h?”

对于第三方鉴定机构,张女士表示自己澄清过多次,不否认第三方鉴定。只是第一次去市监局时,对工作人员说“只有一家鉴定机构”的说法表示怀疑,所以想去自己核实一下,再做鉴定。

后续计划:希望和相关负责人员面谈

谈起接下来的打算,张女士计划回河南后,和特斯拉相关负责人员进行面谈。

4月25日晚23时左右,特斯拉官方账号曾发文称当天曾与张女士取得联系。张女士表示确有一名特斯拉负责人打过她的电话,但是交谈中对方是站在个人立场而非企业立场与之交流。张女士则希望在休整之后,与特斯拉工作人员以官方的形式坐下来好好交谈。

张女士告诉记者,自己曾是特斯拉的“忠实粉丝”,2019年她因为特斯拉的外观车型而购入车辆。“之后我还推荐闺蜜也买了这个车,我的车子出事故后,她到现在都不敢开到40km/h。”

采访中张女士直言,自己在这两个月成长了很多。她表示一开始自己只想解决她的个人车辆问题,但是随着这段时间的维权,认识了经历相似的车主,“希望我的事情可以帮助一些事故车主,让特斯拉意识到存在的问题,并及时纠正。”

本文地址:http://www.pomgraphics.com/72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